您当前位置: 安康党史网 > 党史宣教 > 党史事件 > 正文内容

解放初期紫阳的反霸减租斗争

浏览次数:  作者: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09日15时44分  
 

解放初期紫阳的反霸减租斗争

 

 

紫阳县地处川陕交界的大巴山中,是 “山高皇帝远”的穷乡僻壤。解放前,土匪、恶霸与伪政权相互勾结,统治压迫人民。他们在东部的洞河、双河一带广种大烟(鸦片),用大烟向国民党溃军交换枪支,形成一种特殊的军火市场,因此,紫阳各乡村枪支都特别多。解放时虽然政府收缴了大部分,但地方上还隐藏了一部分。一些地主恶霸乘县工委、县政府忙于生产救灾和民主建政之机,蛊惑部分群众进行暴动,紫阳县南部瓦庙区和东部双河区相继发生武装暴动,严重威胁新生的人民政权。

  中共紫阳县工作委员会、县人民政府,在剿匪肃特、镇压反革命,安定社会环境的基础上,按照《共同纲领》的要求,发动广大农民开展反霸斗争,推翻地主阶级在农村的政治统治,严惩那些依靠或组织反动势力称霸一方,用暴力和权势欺压、掠夺人民的乡村恶霸。1950年秋,中共紫阳县工委组成了由当地干部、驻军十三团指战员、农村积极分子、教员等各方面人士参加的工作队共600余人,深入乡村发动群众开展反霸减租斗争,首先以两溪乡为重点。95,在两溪乡斗争了地主魏筱虞,拉开了反霸减租运动的序幕,反霸减租工作迅速在全县展开。

  在紫阳东部,各工作队多次组织召开斗争大会,对反动地主蒋汉三、卢勉斋、周玉书、张平州进行说理斗争。广大人民积极响应工作队和农会的号召,开展以诉苦为主要形式反霸斗争。

  中共紫阳县工委放手发动群众,争取一切可以争取的力量,打击了一小撮顽固势力,巩固了政权。反动地主卢勉斋曾任岚皋县雁门乡的伪乡长,却盘踞在紫阳县庙沟村,两县隔河相望。卢勉斋在紫阳、岚皋两地广种大烟,他在庙沟修筑了一座城墙,掌握一定的枪支和武装,解放后企图组织暴动被政府侦破,将其逮捕。工作队组织两县群众,在庙沟召开斗争大会,为防止他的反动势力破坏会场,解放军在会场附近的山头上架着机枪,严阵以待。民兵将卢勉斋五花大绑,押入会场。群众争先上台诉苦,揭露其种种罪恶。斗争会后根据卢勉斋的罪恶事实执行枪决。这就大长了人民群众的志气,打压了反动地主阶级的威风。恶霸周玉书解放前任洞河联保主任,早在土地革命时,就参与镇压革命群众,曾抓捕一位红军,在汉江的鹭鸶滩将这名战士沉河致死。周氏家族人多势力大,他有4个儿子,各个都是当地恶霸。他二儿周期武在伪保安团当连长,解放战争中广抓壮丁,有一壮丁在紫阳文昌宫逃跑时被他手下的人开枪打死,毫无追查。解放后周仍不思悔改,仇视共产党和新生的人民政权,到处鼓动群众,说共产党是秦始皇,焚书坑儒。为打击周在洞河的反动势力,发动群众向周开展面对面的斗争,经斗争大会,核实罪行后,执行枪决。对一些认罪态度较好的地主,给予宽大处理。恶霸蒋汉三,人称拖杆子出身,在解放前任伪乡长,此人凭借职权巧取豪夺搜刮民财。但此人在抗日战争中,发动群众支援前线,做了一些有益的事。在反霸减租的斗争时,他坦白较好,依据他的实际情况和认罪态度.只判了他3年有期徒刑。通过反霸,彻底消灭封建势力,赢得了广大人民,特别是农民的拥护。

  为了在反霸斗争中减轻农民的经济负担,中共紫阳县工委、县人民政府依靠农会组织,发动群众开展了广泛的减租减息和退押工作。主要是减少农民交给地主的一部分地租额,一般为二五减租(即减少25%);同时减少农民向地主借贷的一部分高额利息。针对部分乡村存在的押租制,即农民租佃地主的土地时必须先交纳押租金,县人民政府规定:地主将押租金退还给农民,并要求不翻老帐,不计算利息。

  地主阶级进行了疯狂的反扑,小河乡仁河寨在反霸斗争中,由于驻扎解放军,给当地斗争以有力的支持。贫民李才民大胆给地主刘建民按七成五交租。后来驻仁河寨的部队因参加抗美援朝撤走了,地主刘建民认为机会来了,把李才民吊在树上殴打,打断了他的胳膊。他边打边骂:“你还要减我的租,人不像个人,怪不像个怪,还想吃我的。”工作队发现后,组织农会小组召开全乡斗争大会。揭发地主刘建民反攻倒算的罪行,。刘非常狡猾,不向群众低头认罪。当李才民举起被打的胳膊,愤怒地诉说了经过,刘在事实面前不得不低头认罪。

  在紫阳县南区,地主吴毅丞将大量财物转移,隐藏,并抵制公粮交售,制造并散布“第三次世界大战打起来了”的谣言,19511月,群众将其罪行控告至区政府,后经区政府提起公诉,由县人民法院以反革命罪判处吴毅丞死刑。结合镇反运动,417日将其与琚表东、马国治、贺锡风、许子民、刘光藩等五名反革命罪犯一同枪决。

  反霸减租期间,各工作队和农会向广大农民群众宣传西北军政委员会《关于农村减租办法》、中共中央《关于惩治不法地主条例》等政策,同时向群众提出“打倒恶霸、人民才得翻身”、“天下农民是一家”、“组织起来力量大”、“保护农民利益”、“保障农民佃权”、“禁止地主夺佃卖地”、“禁止包租转租”等口号。经过算帐诉苦,启发群众觉悟,激发群众斗志,开展说理斗争,进行算帐减租退押运动,群众的激情高涨。许多居住大山深处的农民积极参加斗争大会,每晚成群结队的打着火把回家,蔚为壮观。

  到19512月底,紫阳县先后召开了45次斗争会,斗争了恶霸49,全县21万人中有15万人参加了斗争,5243人在会上诉了苦,849户减了5967.6(1790)租子,退回扯手(押金)3894.3(568),加上反霸斗争果实,16757.6(5027),运动中,共公审、惩办了不法地主分子和富农分子123名,并废止了一切封建债务。

  开展减租减息和退押工作,是从经济上反对地主阶级的地租剥削及地租以外的额外剥削,这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农民所受的经济剥削,提高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促进了因战争破坏的农业生产的恢复和发展。

  紫阳的反霸减租斗争为土改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封建反动政治势力在农村盘根错节,影响着农村的政治经济和社会文化,如不打倒反动的政治势力,土改就成了一句空话。通过反霸减租斗争,在经济上改善了农民的生活,调动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促使紫阳县的经济得到迅速恢复和发展。同时,农民在这场斗争中提高了阶级觉悟和政治觉悟,各乡村建立起以农民积极分子为骨干的农民协会,以及青年团、妇联和民兵组织,进一点加强了农民的政治优势,为紫阳县开展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运动提供了组织基础和群众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