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安康党史网 > 党史宣教 > 口述历史 > 正文内容

一宵不眠夜 黄杠缀银星

作者: 王邦科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26日17时35分  
 

初到部队,红五星头上戴,胸佩白底黑字“中国人民解放军”胸章,背面是团营连番号,列兵职务。经过一个月的队列,内务训练,分配到各连队接受政治课和军事知识训练,算正式入伍成为一名战士。部队驻在青海西宁市郊区,海拔高出安康2000多米,属高寒区,冬春季节气候寒温度低。营区大门前是湟水河,结着厚厚的冰,有人穿着滑冰鞋到兰州200多公里路,速度比乘汽车快。从亚热带突然到高寒区,短时间内一时不适应干冷环境。恰在这时部队支援地方农业水利建设,新兵打头阵,年轻人青春活力鼓干劲争上游,甩开膀子大干快上做出成绩。我是新兵连班长,张万志任副班长带领一班人干的最起劲,身上一出汗脱了棉衣,一不小心得了重感冒人事不知住进医院。病愈后,我到军务股了解分  配到那个连队,参谋们查档案,有的说在炮兵连,有的说在   汽车连,但具体是哪个连搞不清,王心田、侯怀仁两位参谋一合计让到直属侦察排报到,在那里学习侦查业务不到一周调到通信连。军训开始,同年入伍的兵在无线电排,理论学习已经结束进入实际操作阶段。机房里头戴耳机,手按机键,哒哒嘀、嘀嘀哒响个不停,连里领导考虑跟不上进度,将我安排在有线架设排,先学习理论,挖单兵掩体,整天立正稍息齐步正步,拔慢步 。总算有了立脚点,下一步就是爬线杆和拉野战彼复线的实际操作。从住院调整单位和工作岗位,来去就一个多月的时间,事情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

 

一手毛笔字    动了股长心

一天上午,连里通知我到三支队作训股,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莫名其妙,一头雾水,按要求服从命令到达作训股领命,副股长李瑞华找我谈话,先问什么地方人,家庭成份、政治面貌、学历、在地方工作情况等,我按要求一一作了回答。谈话中知道他参加了解放安康牛蹄岭战役,之后,叫我写一份自传材料。交了自传不几天把我和一名老兵刘鹏送到师训班学习地形测绘业务,短期培训结业留在作训股。抄抄写写首长讲话,校对文件,整理军事图书和资料。做一些临时性事务性工作。机关人员官多兵少,除了打字员、公务员、接待员、饲养员外,参谋、干事、助理员都是从营连和军事院校分配选调的优秀干部。刚入伍不久即调到机关工作前例少有,咱不认识人,也没有熟人关系,怎么一下子到作训股?据说毛笔字、硬笔字书写的好,接兵干部了解情况当过小学教员,文字语言通顺,叙事条理清楚,正好机关需要有些文化知识的人,推荐和需要促成了此事,我是幸运的。字写的好得益于启蒙教育阶段私塾老师是一位通读“四书五经”见多识广练毛笔字在砖上用淡墨写字,两块方形宋砖因写字表面明显凹陷。是十里八乡的写字名师,后人评价他“崇孔孟,好柳公”,满腹四书五经,乡间一缕翰墨香。“字是招牌书是根,水淹不了,火烧不了,终身受用”是他教育学子的口头禅。每个学子一天读背一篇课文,会认会讲四字的意思,写十六个影格大字,做到会认、会读、会写、会讲四会,天长日久打下基础。从那里出来的学子有教授,有书法爱好者,其中都是受益者之一。在油灯下,读书写字,冬练三九,夏练酷暑,先生王兴玺的“ 字是招牌,书是根”的铭言深扎在脑海中。孔子曰:“学而时习之”,与毛笔结缘七十多年,水到渠成,相应的带动了硬笔字的书写,顺理成章功到自然成。

 

两幅地形图  获得口头赞

隆冬季节,天寒地冻。股长交给我一项任务,在一周内完成西宁小峡以东某村庄为中心大比例尺地形图,为部队急行军歇息做前期准备工作。时间紧任务急,我带领两名战士、炊事员及驭手,准备测量器材、粮油、柴禾,携带武器装备,连人带物乘马拉车到达目的地。测量开始前,选好视野开阔的地形,打桩栽杆,在基线原点的站立点假设海拔高度。在基准线两端设点,用前方、后方、侧方交会方法,利用自然树木,独立物体,山头交会成点,换算出距离和高度将村庄的房屋、道路、水流等地形地物名称一一标绘在空白纸上,以等高线画出山形。白天野外作业,晚上加班整饰,经过努力一幅地形图按规定的时间提前完成任务。

完成第一幅地形图不久又一次接受在西宁以北大通县桥头以南的长宁堡测量一幅演习地形图。长宁堡是平川,在西宁通往大通的干线公路上,村庄连村庄,难点是通视程度不好,有些站点要设在建筑物的顶部,有平台还可以,人字形房屋屋脊不好架设仪器,只有搭梯子上房,用花杆视距确立点位。作图是细微活,要求准确,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一旦出现误差,造成不良后果,作图人要承担责任的。

野外作业,跑的路多,疲劳,饥饿是常有的事。有一天饥饿实在难忍,当地没有食堂,没有小卖部,可买的只有土鸡蛋,便宜,5角钱可买15个鸡蛋,一个人吃了十几个,饱了肚子。抽调的两名战士白天跑花杆,脚都肿了,晚上还要站岗放哨,他俩说原先以为走出营区散散心,没想到这么紧张,坐着腿抬不起来。我告诉他俩野外作业是苦差事吃大苦耐大劳,连续作战是部队的作风。这次是练思想练体力的好机会,对以后军事训练中的摸爬滚打训练有好处。我们几个人来自不同单位,能在一起共事不容易,不要忘记在军旅生活中还有这段机缘,坚持一下就是胜利。完成任务回到部队合影留念,年终总结获得口头嘉奖,材料进入档案。

 

一宵未眠夜  晋衔又升级

机关工作,正常情况下,按时按点上下班,有特殊情况另当别论。有一天下晚班时间,李瑞华副股长交给我一张五万分之一地形图,在图上圈了一块地方要放大到四张有光纸那么大,拼接在一起占半面墙。晚饭后,几个同乡相约打篮球,球赛刚开始,李副股长从家属区到球场,问作图没有,我问什么时候要,回答明天八点以前。一听此话,心里默默“天啊!一周时间不一定能完成,要在一个晚上完成几乎不可能做到”。心里这么想行动上还不能打折扣,赶紧到办公室把几张桌子一拼粘贴白磅纸,画方格打草稿。次日凌晨一两点钟,李从营区外家属区突然到办公室看了一下,什么话没说,离开营区,四五点钟第二次到办公室,问了情况查看了半成品。六七点时李第三次到办公室,这时图已基本完成,留下的写上各元素名称就对了。大标题用油画笔直接写,李用红蓝铅笔和颜色广告标绘了军事标号,上班号声刚响,他携带图纸急匆匆走了。

李副股长一夜未合眼三次到办公室检查作图,前所未有,估计任务相当重,时间紧迫,把作图交给一个刚入伍的新战士,如果完不成,影响次日工作,责任担当不起。

究竟是什么急事,那是军事秘密,不便打听,事前也未告知,标绘的军事标号咱不认识,从来没有接触过,也没有那方面的经历和知识,一心作好图就对了。事后,机关人员传出兰州军区司令部在支队搞连进攻示范演习,作战部、军训部高级军事指挥官现场导演。演练结束现场总结经验时,首长问图是谁画的,字是谁写的,军事标号是谁标的,作训股长刘明鑫回答图和字是今年入伍的战士画图写字,标图是副股长李瑞华做的。指挥官一听感到惊奇,又提到这个战士还有啥特长,股长回答五四式手枪和骑步枪打得好。“当参谋需要这样的人”指挥官一句话引起股领导的重视,直接授予下士军衔。说直接是因为入伍时穿旧式军棉服,头戴八一红五星帽徽,佩戴白底黑字“中国人民解放军”胸章,住院短期培训错过了穿新式军装,船形帽,一颗红星头上戴,两颗银星缀衣领的授衔机会。现在授予下士军衔,享受副班级待遇,每月津贴由六元四角提高到九元七角。晋级晋衔作为奖励。这一夜非同非常,减了李副股长的压,释了重。平城堡演习后由中尉晋升为上尉军衔,锦上添花。1957年调我随作战部测绘科参谋人员到湟中县和海南藏族自治州日月山以西至青海湖大草原学习正规测图,实际操作中,作为主测手与罗金轩、王惠根合作完成了一幅地形图,质量合乎规范要求,师机关刻印的报纸作了报道,归队后在管理股认文书,晋升正班级中士军衔,这些活动和锻炼为尔后到大军区机关任参谋挂上了号。